发新话题
打印

一些好听的话……

一些好听的话……

对一个杨粉来说,每天在各种充满编著者怨念的史料中锻炼钢铁心脏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然则爱听好听的毕竟是人的本性,于是收集了若干难得的说某人好话的文字(当然,都是他倒台以前的^_^),抚慰一下被隋书里各种“史臣曰”郁闷的心灵。

==============

晋王殿下,道贯今古,允文允武,二南未足比其功,多材多艺,两献无以齐其德。茂绩振于山西,英声驰于江左。管淮海之地,化吴会之民。——智顗《遗书与临海镇将解拔国述放生池》

——这个措辞算是保守的,人家是高僧,不是朝廷中人,要保持矜持,注意影响


皇帝外子太尉公晋王,性禀孝慈,情包隐恻,能臣能子,匡国匡家。蕴机神之智,垂泛爱之心,布君子之风,偃生民之草。往以伪陈纳叛,受律行师,策妙指纵,威棱江海。遂克定金陵,化平铜柱,三吴雾卷,百越尘清。——皇甫毗《玉泉寺碑》

——特别喜欢“三吴雾卷,百越尘清”这两句。“性禀孝慈,情包隐恻”,“布君子之风,偃生民之草”,如果单独摘出来不给出处让人猜这是形容谁的,谁能猜到?= =


上柱国、太尉、扬州总管、晋王握珪璋之宝,履神明之德,隆化赞杰,藏用显仁。地居周邵,业冠河楚,允文允武,多才多艺。戎衣而笼关塞,朝服而扫江湖,收杞梓之才,辟康庄之馆。加以佃渔六学,网罗百氏,继稷下之绝轨,弘泗上之沦风,赜无隐而不探,事有难而必综。——潘徽《江都集礼序》

——这段重点是从学术角度赞美的


粤若我大隋皇帝,法讳总持,载融佛日,瑞发净宫,利见法王,应阎浮主。以封唐入绍,业继高辛,立圣与能,祚隆姬发,自天攸纵。包大德而翼小心,希世膺期。内文明而外柔顺,知微知彰。鉴穷玄览,乃武乃文,能事斯毕。自永嘉失驭,海内分崩,恃险擅强,各树君长,礼乐沦于非所,龟玉毁于殊方,书轨竞分,殆三十纪,天将悔祸,稔恶有辰。皇上道蔼汾阳,迹光代邸,地隆分狭,神功潜著。于时高庙灵谟,深思统壹,专征仗钺,帝曰斯哉,惟君惟亲,知臣知子。乃扬威万里,问罪九伐,一举而定江左,再驾而潜余烬。浮天争贡,海外有截。虽咎契之备五臣,周旦之居十乱,本支盛绩,畴昔多惭,盘石究勋,莫不仿是。三能宗铉,九命惟扬,本之以仁慈,施之以声教,行之以要道,体之以无为。——柳顾言《天台国清寺智者禅师碑文》

——一眼可见,这段写于大业年间,顾言的文笔果然好,用心果然真诚(其实是因为那时可以尽情高调地歌颂了对吧),在“永嘉失驭,海内分崩,书轨竞分,殆三十纪”的漫长黑暗中,出现一个英武的身影“扬威万里,问罪九伐,一举而定江左,再驾而潜余烬”,是怎样千载之后仍令人神往的感觉啊。“再驾而潜余烬”,当是说开皇十年年底江南叛乱、阿摩临危受命往南方任职一事,魏老头只写了杨素带兵平叛,而只在郭衍的传记里粗粗提到一句阿摩在其间调兵遣将的举动,事实上阿摩在平定这次叛乱中的作用肯定远远比我们从郭同学的传记里看到的还要多得多。


伏惟皇帝陛下,提衡握契,御辩乘乾,减五登三,复上皇之化,流凶去暴,丕下武之绪。用百姓之异心,驱一代以同域,康哉康哉,民无能而名矣。故使天符地宝,吐醴飞甘,造物资生,澄源反朴。九围清谧,四表削平,袭我衣冠,齐其文轨。——宇文恺《明堂议表》

带点神神叨叨感觉的明堂议表……看来宇文恺“善属文”也是名副其实


今上利建在唐,则哲居代,地居宸极,天纵神武,受脤出车,一举平定——薛道衡《高祖文皇帝颂》

听起来还不错,但是看看这篇洋洋洒洒的长文的篇幅,再看看这几句话在其中所占的长度,我非常理解阿摩何以看了这文之后对薛越发的不感冒……


伏惟皇帝望云就日,仁孝夙彰,锡社分珪,大成规矩。及总统淮海,盛德日新,当璧之符,遐迩佥属。赞历甫尔,宽仁已布,率土苍生,翘足而喜。——房彦谦给张衡的书信

房彦谦在隋朝的官职和事迹都没有多少特别之处,能有长篇的传记是托了他儿子的福。此人那段“其亡可翘足待”的“预言”被砸缸特别选进了通鉴,就有很多人大呼真是先见之明啊先见之明。问题是在他儿子的传记里,这“预言”的发明权又成了他儿子的……好吧,反正史书里总是不乏这种事后诸葛的所谓预言,但编造得这么拙劣的能流传这么广泛也实在毫无道理。房号称是因“王纲不振”而自动“去官”,但偏偏有人考证他是大业时代地方官制改革被精简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发发牢骚也很可理解。总之,种种迹象都说明,他给小张的这封信里写的这几句赞词绝对不是真心话(小张你该不是被这人带坏了吧……)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哇咔咔,新文~~~
第二段話,我喜歡“能臣能子,匡國匡家”= =,因為這個比較通俗易懂麼= =
“三吳霧卷,百越塵清”很有愛~~~~(>_<)~~~~
那時候的小公主就像仙子,所過之處世事清平,物阜民豐= =
“戎衣而籠關塞,朝服而掃江湖”瓦鼻血橫流= =

TOP

正經文章還是不如筆記小說好看呀= =
辭藻修飾有餘,情節不足,我果然是個大俗人= =
小柳那一段= =乃花癡得好明顯= =
不得不說,六朝餘韵的駢文看得我胃痛= =不喜歡這種炫文采的文風= =
“襲我衣冠,齊其文軌”= =漢服黨很激動\(≧▽≦)/小公主我怎麼能不愛你,為統一所作的貢獻乃真的不比小政少~~~
最後那個書信……難道那時候的人私下也是這種胃痛的說話方式= =房彥謙的兒子,我猜是房玄齡,問了一下度受,果然= =
於是李唐初期那批人,果然十有八九是小公主改革的受損者= =

TOP

引用:
原帖由 水木 于 2011-4-10 20:25 发表
正經文章還是不如筆記小說好看呀= =
辭藻修飾有餘,情節不足,我果然是個大俗人= =
小柳那一段= =乃花癡得好明顯= =
不得不說,六朝餘韵的駢文看得我胃痛= =不喜歡這種炫文采的文風= =
“襲我衣冠,齊其文軌”=  ...
咔咔,小柳是花痴没错吧^_^于是我擅自用他的名义写东西把他塑造成一个时刻对着美人发花痴的怪蜀黍也不算太厚诬古人吧(抽)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哇,水木你神马时候换的新头像?青青翠竹(那是不是竹子?眼神不好= =)太美好了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抱住(*^__^*) 嘻嘻……
前幾天換的吧,是竹子呀,遍是竹子的山澗,哇咔咔~~~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使人瘦,無竹使人俗,~\(≧▽≦)/~啦啦啦
據說以上四句還有兩句補充,據說也是大蘇原創,“不俗也不瘦,竹筍燒豬肉”o(╯□╰)o
又及,我說小柳那段花癡= =不是說小柳= =而是你的注解花癡得很明顯= =
暮江平不動,春花滿正開。流波將月去,潮水帶星來。

TOP

我也特别喜欢这种身形修长纤秀的竹子,贴张在武夷山拍的= =



想到小公主也写过“夏潭荫修竹,高岸坐长枫”

大苏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美食家……那啥,原来是说我的么,汗……不过就是因为小柳(其实也不小了吧,他大业六年死的时候都虚岁六十九了)花痴,所以我才被他逗引得大发花痴的嘛,所以还是他花痴在先

[ 本帖最后由 玼翟 于 2011-4-17 19:12 编辑 ]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