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笛子独奏《泛龙舟》(叶栋译谱,杜如松演奏,选自《中国古典音乐黄金年鉴》)

笛子独奏《泛龙舟》(叶栋译谱,杜如松演奏,选自《中国古典音乐黄金年鉴》)

小公主让白明达谱写的《泛龙舟》从隋到唐一直作为宫廷演奏的清乐。在中国本土早已散失,现存的曲谱是从日本的几本古代曲谱《仁智要录》《三五要录》(以上两书成书于十二世纪)《博雅笛谱》(成书于十世纪)里抄录译出的,这几本书中保留了不少遣唐使带回的曲谱。

在线听地址:http://www.1ting.com/player/98/player_202372.html

下载地址:www.suiempire.com/downloads/flz.wav

本曲的几种不同曲谱(笛子、筝、琵琶、合奏),节选自叶栋《唐乐古谱译读》:
www.suiempire.com/downloads/flz.pdf

相关史料:

令乐正白明达造新声,创《万岁乐》、《藏钩乐》、《七夕相逢乐》、《投壶乐》、《舞席同心髻》、《玉女行觞》、《神仙留客》、《掷砖续命》、《斗鸡子》、《斗百草》、《泛龙舟》、《还旧宫》、《长乐花》及《十二时》等曲,掩抑摧藏,哀音断绝。帝悦之无已,谓幸臣曰:“多弹曲者,如人多读书。读书多则能撰书,弹曲多即能造曲。此理之然也。”——隋书卷十五

《清乐》者,南朝旧乐也。永嘉之乱,五都沦覆,遗声旧制,散落江左。宋、梁之间,南朝文物,号为最盛;人谣国俗,亦世有新声。后魏孝文、宣武,用师淮、汉,收其所获南音,谓之《清商乐》。隋平陈,因置清商署,总谓之《清乐》。遭梁、陈亡乱,所存盖鲜。隋室已来,日益沦缺。武太后之时,犹有六十三曲,今其辞存者,惟有《白雪》、《公莫舞》、《巴渝》、《明君》、《凤将雏》、《明之君》、《铎舞》、《白鸠》、《白纻》、《子夜》、《吴声四时歌》、《前溪》、《阿子》及《欢闻》、《团扇》、《懊憹》、《长史》、《督护》、《读曲》、《乌夜啼》、《石城》、《莫愁》、《襄阳》、《栖乌夜飞》、《估客》、《杨伴》、《雅歌》、《骁壶》、《常林欢》、《三洲》、《采桑》、《春江花月夜》、《玉树后庭花》、《堂堂》、《泛龙舟》等三十二曲,《明之君》、《雅歌》各二首,《四时歌》四首,合三十七首。又七曲有声无辞:《上林》、《凤雏》、《平调》、《清调》、《瑟调》、《平折》、《命啸》,通前为四十四曲存焉。——旧唐书卷三十三

周、隋管弦杂曲数百,皆西凉乐也。鼓舞曲,皆龟兹乐也。唯琴工犹传楚、汉旧声及《清调》,蔡邕五弄、楚调四弄,谓之九弄。隋亡,清乐散缺,存者才六十三曲。其后传者:《平调》、《清调》,周《房中乐》遗声也;《白雪》,楚曲也;《公莫舞》,汉舞也;《巴渝》,汉高帝命工人作也;《明君》,汉元帝时作也;《明之君》,汉《鞞舞》曲也;《鐸舞》,汉曲也;《白鸠》,吴《拂舞》曲也;《白纻》,吴舞也;《子夜》,晋曲也;《前溪》,晋车骑将军沈珫作也;《团扇》,晋王珉歌也;《懊侬》,晋隆安初谣也;《长史变》,晋司徒左长史王廞作也;《丁督护》,晋、宋间曲也;《读曲》,宋人为彭城王义康作也;《乌夜啼》,宋临川王义庆作也;《石城》,宋臧质作也;《莫愁》《石城乐》所出也;《襄阳》,宋随王诞作也;《乌夜飞》,宋沈攸之作也;《估客乐》,齐武帝作也;《杨叛》,北齐歌也;《骁壶》,投壶乐也;《常林欢》,宋、梁间曲也;《三洲》,商人歌也;《采桑》,《三洲曲》所出也;《玉树后庭花》、《堂堂》,陈后主作也;《泛龙舟》,随炀帝作也。又有《吴声四时歌》、《雅歌》、《上林》、《凤雏》、《平折》、《命啸》等曲,其声与其辞皆讹失,十不传其一二。——新唐书卷二十二


《隋书》形容它“掩抑摧藏,哀音断绝”,听起来确实有那种宛转风味(当时形容音乐“哀”是指婉转动听,不是“哀伤”之意,如“赵瑟奏哀音”“哀音绕梁作”等)。至于前文说什么“艳篇”,就是魏老头等人赤裸裸的污蔑了,就像污蔑小裴为小公主搜罗周齐乐工是“淫声”一样——繁荣音乐艺术本来就是盛世气象所必须,后来唐朝的乐舞更兴盛,怎么没人说是“淫声”?
曲子可以配小公主的《泛龙舟》诗(当时应该是配乐演唱过的,可惜现在只能脑补了),想象一下当年小公主坐在华丽的龙舟上,河水悠悠,清风拂面,两岸有青叶交垂连幔色白花飞度染衣香,曾经度过十年青春的“旧镇”扬州遥遥在望,是多么唯美的意境。
《隋书》还称小公主“不解音律”,但《新唐书》中又有一段这样的记载:“初,隋有法曲,其音清而近雅。其器有铙、钹、钟、磬、幢箫、琵琶。琵琶圆体修颈而小,号曰‘秦汉子’,盖弦鼗之遗制,出于胡中,传为秦、汉所作。其声金、石、丝、竹以次作,隋炀帝厌其声澹,曲终复加解音。”——能想到加上曲终的“解音”,似乎又不是不解音律者所能为。关于这一点,Earl_Nickowl在《前身梦里字阿摩》中写道:“如果说这位天子的成功继统全赖心计,那么在音乐的世界中,他也许是最坦诚的完美主义者。当他尚在东宫,以「孝」见称时,竟不满於父皇只用黄钟,不得转调的太庙雅乐,上书请更议定。当时礼佛的法曲,金石丝竹,依次而作,声清近雅;身为佛弟子的他,却认为色调太过淡薄,在终曲时加上了纷繁的解音。”可谓千载而下的知音了。

[ 本帖最后由 玼翟 于 2011-7-24 14:41 编辑 ]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最近一直听,感觉音乐播放出来的时候就离阿摩很近~~~

TOP

引用:
原帖由 昔昔盐 于 2011-9-17 19:44 发表
最近一直听,感觉音乐播放出来的时候就离阿摩很近~~~
,我要写文的时候或者心情烦闷的时候也会放了听,想到这是阿摩听过的曲子,就觉得特别亲切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清越婉转……难以形容(是我脑补穿越了么……)抱走了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