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继续刷地图:晋阳古城,汾阳宫,仁寿宫,太陵,雁门,玉门……

继续刷地图:晋阳古城,汾阳宫,仁寿宫,太陵,雁门,玉门……

先要说明,今次旅行还是洛阳的花痴脑补二人组一起进行的。
沿着小公主的足迹有计划地刷地图到了第三回,虽然意识到要把他走过的地方全走一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至少大斗拔谷没可能,但还是觉得每多到一些地方,对那段历史的亲切感就多了一分。
今次的第一站是晋阳古城遗址。
从春秋末期赵卿建城到北宋初年宋太宗毁城,晋阳作为北方重镇持续一千五百多年,也是当年小公主“昔缘阶恩宠,启封晋阳”任河北道行台尚书令以及并州总管的治所。他在这里度过了从十二岁到十八岁的六年时光,从少年成长为青年,积累了初步的政治和军事经验,为日后的一飞冲天打下基础。所谓“道蔼汾阳,迹光代邸”(柳顾言《天台国清寺智者禅师碑文》),“封唐昔敷锡,分陕被荆吴”(虞世南《奉和幸江都应诏》),就是说的这段往事了。
然而以上这些是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普通市民更耳熟能详的是阿婆父子的“晋阳起兵”,在无知的萝莉时代我甚至有种阿婆是世居此地的地头蛇的错觉,我相信被演义话本诱导得产生这种错觉的不是我一个人——所以在这里有必要强调,阿婆不过是个在这里呆了一年半载的空降兵,我们的小公主才是跟这里有真正深厚渊源的人。
晋阳古城的位置并不在现在的太原市中心,而在太原南郊晋源区古城营村一带。行前,我以为精确到村名应该就不难找到,进到村里一问村民就知道——然而寻觅难度之大出乎意料,古城营竟然是一个几万人的大村,车在村里转来转去问了不少人,没一个知道孤零零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到底在哪里。
到底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快绝望之际,在一个警务室旁边的小店,一位正在下棋的大叔帮了大忙。为了方便后来者,我向他问了具体地址,抄录如下:旧晋祠路和73公路交汇处。

雨中的石碑




被陇文瓜熟,交塍香穗低,眼前这些田畴就是昔日繁华的晋阳城




第二天,去看过山西博物馆出来(照片见那个博物馆帖),过了马路,走进昨天路过看起来还不错的新修的汾河公园。公园很美好,是个值得多流连半天的地方。

湿地




水面,目测宽度大概是洛水的二分之一或二点五分之一




在水边走走很惬意



晋阳时代的小公主身边最亲密的人应该是小张,想来在气淑风和的春日,他们也会策马出城到汾水边踏青的吧。无忧无虑的青春年少。
―――――――――――――
从太原汽车站坐车到了宁武,租车去了天池。

与天池相距不远的暖泉沟,与天池同属一个高山湖泊群






从高处看天池




近景




当年的汾阳宫位于天池南滨台地上,如果我们对方向判断无误的话(没带指南针只能靠太阳),大概就是照片里那蓝色房子背后。我们走到那房子跟前,一个当地人在收拾他的渔网,他居然知道这里曾经有座属于小公主的宫殿,真神奇。游客寥寥,看样子都是当地或者附近的人来玩的。




绕着天池走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砖瓦残片可以捡拾,也许爬到某个方向的高处可以看到吧,但是对着这么广泛的区域,想寻觅也难以着手。无论如何,总算是亲身来到史籍中看到无数次的汾阳宫所在地了,有种不真实的梦幻感。
小公主先后数次来这里避暑,他和小张就是因为扩建汾阳宫的事情吵翻。大业初年来这里的时候想必是称心快意觉得处处风景可人,而大业末再来时,景色再美也无心欣赏了吧。
天池周围确实凉爽,但宁武县城本来也不热,对比之下倒也没有特别寒凉的感觉。

这里曾有过旌旗蔽日铙笳嘹亮的盛况,而今却唯有一池碧水对着无限青山。



――――――――――――――
宁武的下一站是代县。然而这两个同属忻州管辖的县之间是没有直通的汽车的,只好从原平转车。
到达代县的当天傍晚,先去看了以前在网上看到有游记提及的始建于仁寿元年的阿育王塔。这塔在县委大院里,大院没门卫,出租车可以随便开进去。


隋代的木塔已经无存,现在的塔是元代重建的。




次日去了雁门关。
在我邪恶的脑补里,雁门是个可以滋生很多JQ的地方。城外的始毕可汗固然垂涎三尺想抱得美人归(喂),小公主身边的几只必然也得担负起保护和安慰他的重任……
好吧这脑补似乎不太厚道,毕竟他当时的心境应该是既委屈又凄惶。
现在的雁门完全是现代新建的建筑,还好建得还算比较有古意,看起来不雷。











从这里望去应该就是北方游牧民族进攻过来的方向了。当年是不是黑压压的一堆堆积在这里?



――――――――――――――――

离开代县去了五台山,跟小公主没啥直接关系,就不详记了。最突出的印象是满眼金灿灿的文殊像,联想到《受菩萨戒疏》里那句“文殊师利,冥作闍黎”。
接着才是在五台的重点:佛光寺和南禅寺,仅存的两座唐代木结构建筑。或者换句话说,离小公主的时代最近的两座建筑。
从五台县城到佛光寺和南禅寺的路意外地好走,很平顺而且两边绿树成荫,让脑中印象还停留在“梁思成和林徽因骑着毛驴去艰苦考察”的我有点不适应。
真东西的气场果然非同凡响,那种质感和神韵是任何仿造建筑都无法企及的。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自然升腾起来。

高处绿树掩映中的那座大殿,就是无数学者前去朝圣的东大殿。




殿前的简介











比起佛光寺的壮丽,南禅寺可说是简单朴素,但也自有一种简洁之美。它的历史甚至比佛光寺还要悠久。










嫩绿的新芽与沧桑的古寺



两处参观都要门票,都不贵。有专人看护,游客去了就打开大殿让游客参观,一参观完马上锁上。工作人员看起来都比较敬业,有一定的文物知识并且乐于向游客介绍。殿内不允许拍照。佛光寺内的彩塑在清代被重新上色过,南禅寺的还保持原色。
――――――――――――――

接着我们滚去了西安。
我们都不是第一次去西安了,该去的景点也差不多去过。今次来,纯粹是为花痴——虽然小公主并不喜欢大兴,我对它的鸡血也因此没那么充足,但这里终究是他前前后后生活了不少时日的地方,也许长度仅次于扬州(晋阳六年和扬州十年期间就算是每年一个月,开皇六年到八年算两年,太子时代四年)。
先去了小雁塔,因为那里离小公主当年的藩邸很近,然后从小雁塔去了西市,差不多就是《衣珠》里小公主私下去幽会小裴的路线,这么想想很带感。
现在西市的遗址上开发了一个仿古旅游点,名字叫大唐西市。




门口放置着“遣隋使号”木船。早几年前看到过中日官方纪念遣隋使1400周年活动的新闻,新闻图片里有这艘船,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与它不期而遇。



放个活动的新闻链接:
http://www.cangcn.com/info/rdzx/2007-10-29/1002_46441.htm

还在船上看到了胡先生的大名。



虽然那纪念活动的组织者能记得小公主对中日大规模交往的开拓之功这一点很值得欣慰,但是他们搞错了一件事:大业四年小野妹子来朝见小公主是在洛阳而不是在大兴。


西市里的文物保护单位石碑。




华灯初上时,虽然仿古建筑仿得也并不纯粹,也能依稀勾起几分思古情怀




陕博的照片也请移步到那个博物馆帖观看= =

接下来是一个很少有人会去特意寻找的地方:隋大兴宫(唐太极宫)仅存的最后一处遗址,西五台云居寺。
跟出租车司机说“西五台云居寺”他们是不知道的,就直接说要到古都新世界大酒店就好了。到了酒店,沿着面对酒店左手边那条巷子走进去,走大约几十米远,在路右边一个不起眼的小路口拐进去,就是了。


就是这个路口。




进了寺院的门,就可以看到这块石碑。




石碑背面的介绍




西五台的石碑




石碑背面的介绍




西五台其实就是宫城南墙不断倾圮形成的五个高台,后人因台建了一座寺庙。现在它是一座尼寺。

这是其中的一座台(经过重新修葺),台下压着的就是当年的大兴宫南墙遗址。




从这里望去,当年应该可以看到大兴殿。



―――――――――――
以西安为基点,要在一天之内去麟游(仁寿宫)和杨凌(太陵)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一定要记得先去麟游后去杨凌,因为麟游距西安路远而且车少,杨凌很近、车多、到很晚都有。能做出完美的计划,要感谢水木连夜查地图和路程:)


借用陕博里的一张地图说明一下西安、麟游、杨凌的大概方位:




麟游是我自己去的,因为只有我对江神很鸡血——一提到仁寿宫三个字我马上会想到中流砥柱社稷栋梁一言九鼎在关键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革命,啊,不,是挽救了社稷……等等无数形容词,然后眼前浮现出一个高大伟岸充满安全感的形象……
经过四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县城,于是我不由感叹在没有汽车的年代去一趟该多么折腾老爹真是有耐心。
出了麟游汽车站随便问个路人,走不了几步就到了仁寿宫遗址。巧的是正好赶上游客服务中心挂牌仪式,麟游县的领导在讲话,一群人在那里听,有记者在录像,然后讲完了鞭炮一放众人散去,我就幸运地作为麟游县游客服务中心挂牌以来的第一个游客(的确是第一个,如假包换)抓住了中心主任,要求他给安排一个导游。
主任态度不错,很快叫了一位阿姨来。阿姨家里有事,无法陪我一一走完景点,但是她很善良地陪我去看了碑亭和唐井遗址,而且指给我其他遗址怎么走。
麟游的仁寿宫遗迹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

1.游客服务中心和西海苑。这两个地方是连在一起的,就在九成宫碑亭所在地,目前有一组仿古建筑。

服务中心大门




新挂上去的接待点电话,导游告诉我以后要来可以事先打这个电话预约导游服务。




这个大门内锁着的就是两座碑亭,我不喜欢那两通碑的撰文者(特别是魏老头!)就没有细细看,尽管欧阳询的书法是极有名的。






服务中心里的一段回廊。




西海苑的大门




西海苑牌楼简介




这风景是不是有几分当年风味?在焦虑不安要为诸多事务烦心的时日里,小公主是否也会沿着这样的河畔漫步散心?






西海苑内的点将亭,是在进仁寿宫门不远的一处建筑的遗址上修起来的,社科院在这里挖掘过






2.唐井遗址。
是一口遗留下来的唐代水井,专门有一个小院圈起来保护,平时小院是锁着的,导游特意为我开的门。






3.七号宫殿遗址,在县人武部大院内。
看到这简介又想问候魏老头全家。






4.三十七号宫殿遗址:这是一处隋代宫殿遗址。从人武部出来,沿左手边方向走,到十字路口拐到北大街,可以看到税务局斜对面有一带红墙,绕到红墙背后,可以看到一个仿古的门。






门是虚掩的,推开,是个空旷的院子,这里就是已经回填过的三十七号遗址了。




麟游处在群山环绕之中,比西安市区是凉爽一些,但好像也没到值得大老远跑来的程度——也许那时水面面积大,感觉会跟现在不一样吧。
仁寿宫是老爹去世、小公主登上帝位的地方。从大兴出发去仁寿宫的时候他还是储君,车驾回京的时候已经是天下至尊。那一年他三十六岁,建立过南平吴会北却匈奴的功绩,有坐镇扬州十年的政声,朝野瞩望天下称贤,他自己和无数人一样,相信他会有宏伟盛大的建树,会给子民带来一个清平安宁的世间。
前者可以说是做到了,后者却不如人意。
他更想不到的是,本来一场只是有个别政敌捣乱未遂的正常合法的政权交接,居然会被无良的史家歪曲成一次天伦剧变,至今仍流毒无法根除,那一夜的真相,也因此被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
―――――――――――――――――

麟游没有到杨凌的直达汽车,我租了一辆车赶过去和水木会合,车程大约2小时。
说“太陵”司机是不知道的,直接说要去“杨坚陵”他们就知道了。太陵在离杨凌区不远的五泉镇王上村。

封土。还是很巨大的。




我们绕到陵后,沿着树荫遮蔽的小路走了一段,下到下面的猕猴桃田里,才发现了这块清人立的石碑。




这两块碑更难找,要从前面那石碑旁的杏树林钻进去,弯腰前进五六米才能在茂盛的枝叶中间寻觅到。幸好有照管自家猕猴桃的大叔指路,不然真的找不到。






如果是初次来找,也可以考虑这条路:

先找到杨五路上这个车站:




从车站对面的这个路口一直走进去:






走到看见陵墓封土,就左转,绕到陵后,就可以找到前面提到的几块碑了。

太陵的规模当然是雷塘那里不能比的,但完全处于没有保护修缮和看管的状态,看去又觉得很是凄凉,与老爹的功业和历史地位实在太不相称。
站在陵前,看着夕阳中摇曳的庄稼和野草,想着,这里长眠的是世上最爱小公主的两个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将来,永远都是。如果魂灵有知,他们该会为他们的爱子客死异乡不能归葬他们身畔而痛心吧。
我曾经想过,若地下相逢,老爹也许不能谅解江山易主的事实。但我现在不再这么想了。外人如我尚且能理解小公主的苦衷和不易,老爹难道反而不能理解?他只会感叹失去了他的保护,他的庭中玉树掌上明珠终究还是那么娇脆不经风雨,“虽然聪明无比,却缺乏承担大业梦想的坚韧和顽强”(张文杰《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

―――――――――――――――――――――

离开西安,我们去了敦煌。
莫高窟内不允许拍照,所以没有窟内照片。每个导游只带着讲解十个窟,要想多看几个窟,可以多蹭几个导游。基本上有四个窟是每个导游都会讲的:两尊大佛、涅磐窟、藏经洞。其他六个会各有不同。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以前只在书上看过照片的427窟,里面菩萨身上的锦裙的纹样还曾经被我用到过《聊向》一文里。还有172窟的观无量寿经变里的宏大建筑也是很震撼的。
然后去了玉门关阳关和汉长城。但这个玉门关是汉玉门关,并不是小公主时代的玉门关,小公主的玉门关现在淹没在瓜州县双塔水库下面。
我们这次旅行是专职花痴的,于是一致决定一定要去小公主的玉门关看一看,哪怕现在只是一片汪洋。
魏老头黑起人来往往会不幸地收到事与愿违的反效果。就像“子孙万代,人莫能窥,振古以来,一君则已”一样,本来意在抨击的“万乘亲出玉门关”听起来也那么气场十足令人神往。千乘万骑出玉门,打通丝路,重现秦汉盛况,这是怎样的手笔和胸襟。
小公主的玉门关,听起来真神气。我们在后座说得眉飞色舞,司机叔叔想必听得万分费解,心想:这是哪里来的两个精神病?
可我们不管。本来就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当然可以叫做“小公主的玉门关”。再合理不过。

行驶许久,停在水库观景台上,居然真的看到茫茫戈壁中有一片蓝莹莹的水,难以置信。




大坝的这一边是戈壁。当年是否有华丽的仪仗装点亘古的荒凉?




小公主的车驾通过的玉门关,就淹没在这片水面之下。据说冬季枯水期会露出来。




顺便说,瓜州的蜜瓜真的很好吃,水分多,很甜,如果去了一定不能错过。
渭水源头张掖武威今次来不及去了,且待日后吧。不过下一个目标应该是国清寺的梅花优先,希望明年能顺利成行= =

[ 本帖最后由 玼翟 于 2012-7-24 22:41 编辑 ]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