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整理:扬州总管时期阿摩的一些活动

整理:扬州总管时期阿摩的一些活动

整理了一下36篇杨广的《与释智顗书》并结合《国清百录》、《续高僧传》《佛祖统纪》的内容,做了一些考证,暂定杨广在开皇十一年至十七年之间的一些活动。



【开皇十一年】

十一月二十三日,受菩萨戒[1]。

【开皇十二年】

三月一日,致信挽留智者大师[2]。二十一日,与匡山三寺书,为檀越。[3]

某日,致书智者大师论蒋州僧事[4]。

六月入朝,十四日,达丹徒,身体不适。二十九日至石头城,稍稍平复。

七月一日,致书智者大师。——《遣使往匡山参书》[5]

九月,渡江还藩,移住新居,建慧日道场、法云道场。

十月十日,致书智者大师。——《重遣匡山参书》

十一月,多病,十五日,致书智者大师。——《遣使潭州迎书》[6]

【开皇十三年】

二月二十二日,入朝,行至陕州,致书智者大师。——《遣使荆州迎书》[7]

行至陕关,眩瞀,暂停歧阳,腹内不适。[8]

四月至京。服三石散调理身体。[9]

五月,智邃奉智者大师书晋王,上玉泉伽蓝图,并求撰衡禅师碑,献万春树皮袈裟。[10]      

五月或六月启程归藩。

【开皇十四年】

九月二十四日,在京致书智者大师。——《在京遣书》[11]

从驾东岳,十月十九日,致书智者大师。——《从驾东岱于路遣书》[12]

【开皇十五年】

正月十一日,从祭泰山事毕。二十日致书智者大师,计划于二月底至江都。——《还藩遣迎书》

六月二十一日,《谢天冠并请净名义疏书》,二十五日,《重与智者请义疏》。《谢义疏书》。[13]

七月二十六日,迎智者大师入城,因雨改日。[14]

七月二十七日,致书智者大师。二十九日,复致书。[15]为玉泉、十住檀越。

八月二日,致书荆州总管达奚长儒,请修葺玉泉寺十住寺。书未至而达奚卒。

九月十六日,朝觐归藩未几,迎智者大师入城。(顺便说一句,《续高僧传》中“萧妃疾苦”的梗发生的时间应该就在这个时间之后到十六年的三月之前。)

【开皇十六年】

遣使入天台参拜智者大师,具体时间未知,当在三月之后。[16]

【开皇十七年】

九月二十二日,遣使奉迎智者大师。至剡石城寺,大师感疾,遣医李膺往视。[17]







        









--------------------------------------------------------------------------------

[1] 见杨广《受菩萨戒疏》。

[2] 杨广《重留智者书》“智者至止以来,未经一夏……今欲仰留,度夏发遣。”案《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智者大师入隋后两次到扬州,一次是开皇十一年,一次是开皇十五年。从《重留智者书》看,此时智者大师尚未在扬州度过夏天,而开皇十五年智者大师授杨广菩萨天冠时正是夏天。故而知次信写于开皇十二年。

[3] 《佛祖统记》“十二年二月。师奉书于王。请为东林峰顶两寺檀越。王复书许之。”

[4] 《国清百录·蒋州僧论毁寺书》明确记载时间为开皇十二年二月八日,智者大师《述蒋州僧书》的时间为三月十一日,则杨广《答智顗蒋州事书》当写于三月十一日之后。

[5] 《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五十五岁(开皇十二年)。得往荆湘。再经匡山度夏毕。”智者大师只有开皇十二年在匡山度夏。

[6]《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先至潭。五十六岁至荆答地恩。造玉泉寺。”

[7]《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五十六岁至荆答地恩。造玉泉寺。章安奉蒙玄义。五十七岁。于玉泉寺讲摩诃止观。五十八岁自荆下金陵。”智者大师在荆州的时间为开皇十三年至开皇十五年间。从《遣使荆州迎书》的内容看,杨广于二月份入京朝觐。因为从驾往东岳封禅,杨广在开皇十四年的九十月份在京,而开皇十五年正月底,他才从大兴归藩。按照隋朝诸王每岁一朝的习惯,将写信的时间定在开皇十三年。

[8] 《入朝遣使参书》“奉五月二日诲,用慰驰结。仰承衡岳功德圆满,便致荆巫,履涉亏和,深以倾悚。弟子于江都入朝,至陕关眩瞀,停岐阳,腹内又不调适。去月末还京辇,如欲相承,犹自羸薾,未即祗觐,望云延愿珍纳。行人今返,辞岂宣具。”从文中内容看,智者大师此时仍在荆州。此信写于五月之后,归藩之际。排除十四年和十五之后,定为十三年。下文推测其于五月或者六月启程归藩的原因也在此文的时间。

[9] 《在京重遣书》“春暄,愿道体康胜。玉泉创立道场严整,禅众归集,静慧日新。”表明写信时间在春季,玉泉寺创立之际。杨广春季在京,又是玉泉寺初创之期,更与上文推断吻合。

[10] 《佛祖统记·卷第六》“十三年二月。晋王入朝行次陕州。遣书往荆州奉迎。夏四月。于玉泉说法华玄义(章安云。次在江陵。奉蒙玄义是也)五月。遣智邃奉书晋王。上玉泉伽蓝图。并求撰衡禅师碑。因献万春树皮袈裟(梁武帝时外国所贡)”

[11] 《在京遣书》“暮春居节,当遣奉候。谨和南。九月二十四日。”杨广九月底在京的时间只有开皇十四年吻合。且暮春遣使奉迎智者大师,也与开皇十五年智者大师的行迹相合。

[12] 查《隋书·文帝本纪》,高祖泰山封禅在开皇十五年正月,十月从驾东岳,时间吻合。下文推测同此。

[13] 《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五十八岁(开皇十五年)自荆下金陵。受晋王请制净名疏。”

[14] 《迎智者入城碍雨移日书》中杨广自称“总持”,是在受菩萨戒之后。而他受菩萨戒在十一月,此信写于七月,所以定时间为开皇十五年。下文推测同此。

[15] 这两封信都提到的都是一件事,而且涉及荆州总管达奚长儒。智者大师的遗旨提及“僧赍教书至夏口。而蕲公亡。”达奚长儒卒年有开皇十五年与开皇十七年两种说法,此从十五年之说。下文推测同此。

[16]《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五十九岁(开皇十六年)春再还天台。”智者大师《重述还天台书》言及天台乃“寄终之地”,故而时间应为开皇十六年,又此书写于三月二十日。

[17]《国清百录·智者大禅师年谱事迹》“六十岁赴召至新昌石像前。端坐入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玼翟 威望 +3 考据功力强啊! 2012-12-30 17:12
  • 玼翟 金钱 +50 考据功力强啊! 2012-12-30 17:12

TOP

开皇十二年到十三年的阿摩简直就是病西施啊,上京归藩总要闹得病怏怏的,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旅途劳顿。

TOP

我看国清百录,里面扬州时期的书信顺序看得晕晕乎乎的,总觉得要理清先后头绪是很难以至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GN能考据得这么精到,真是强大。佛祖统纪也是我以前一直忽视的,看来续高僧传要跟这本结合起来看才更有价值。

====正经话说完了接下来大肆花痴YY的分割线======

病西施这称号……噗……他跟师父写信提及生病的那几封信我倒是有注意过的,还奇怪过为毛那段时间身体那么多状况,估计也有某人习惯性自恋自怜、有点不舒服就要找人撒娇倾诉一下的缘故吧。絮絮叨叨娓娓而谈地写点家常话,他这样感性又温柔的一面在国清百录里表现得比其他任何文献都充分,这也是我对这本书有种非同一般的情结和迷恋的原因。

东宫时他给史祥的信也有“监国多暇,养疾闲宫”的话,小史同学收到信后想必也是一番爱怜交加心神摇荡,哼哼。

大业时代他生病的记录倒是很少,有印象的是赵王传记中的"帝尝风动不进膳”(到底是神马病症?偏头痛?),西子捧心,想来也是很美的(你够了)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大业时代一生病就把许智藏叫过来,“帝每有所苦,辄令中使就询访,或以搜迎入殿,扶登御床。智藏为方奏之,用无不效。”这个“搜迎”大有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的感觉
许家以后都可以挂个牌子“祖传老中医,专治公主病”了。

TOP

回复 4# 昔昔盐 的帖子

恩恩,许神医这个大概有点记忆的说……挖地三尺迎来之后还要扶登御床(为毛这四个字看起来这么邪恶),然后要望闻问切可以仔仔细细盯着来回看(一般人平时决计不敢,某密多看他几眼就要被炒鱿鱼),还可以借诊脉之机摸摸手腕神马的,这福利不小哇。
公主病无误,从外在到内在都是(某人各种傲娇毛病),我顿时天雷滚滚地想到了那句多愁多病身倾国倾城貌...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58419772

TOP

发新话题